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评论 > 展览评论

画家杨丽凤专访

发布时间:2020-01-09 发布者:筑梦中国网 0

画家杨丽凤专访

 

时间:2012218

地点: 北京中关村 杨丽凤工作室

采访人:李怫麟

受访人:杨丽凤(笔名:赋贵)

      人物小传:杨丽凤,笔名赋贵,曾就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现代艺术创作研究生班,职业画家,现居北京擅长画巨幅牡丹、山水、花鸟、宇宙空间、昏黄画系列。

     师承冯霖章、石齐、马海方、梅墨生、于志学、郭石夫、程大利等。现为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研究会理事、唐山分会常务副主席,北京宣和画院办公室副主任,北京时代中国画院副院长,齐鲁儿女书画院副院长,燕京书画院副院长。

 

20001月参加世纪之门:1997-1999年中国艺术约请展
    
2002年国画“心灵呼唤”入选澳门国画展。
       2006
,作品《富贵中华》在全国"和平颂"书画大展获奖。

2008年作品“醉春风”、“国魂”等被清华大学珍藏。

2009年,作品《向阳》国庆六十周年全国书画展获良好奖。

2011年国画“宇宙空间”在百雅轩拍卖成交价一平方尺为0.8万元。

2012年10月国画作品“富贵中华”中间党校珍藏。

2012年“醇和”、“国色天香”等作品被保加利亚共和国、印度、美国等国家珍藏。




    记者:杨先生您好!很喜悦今天能有机会和您交流并学习中国绘画艺术。

 

      杨:我也很喜悦和您交流并探究中国绘画艺术,使更多的人通过我们的交流,了解中国绘画艺术。

      记者:作为一个以牡丹为题材并在国内渐有影响的中国女画家,您的这种选择是基于哪一种思想,它对您从事其它画种的创作有什么影响?

 

    杨:古人云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牡丹是我国特有的木本名贵花卉,花大色艳、雍容华贵、雄壮矜重、芳香浓郁,素有"国色天香""花中之王"的美称。又有象征国富民强,幸福协调的寓意。我小我特别很是喜好牡丹,而且牡丹色彩浓郁,常能激发我的创作灵感 。同时,牡丹画法文字雄厚、条理分明、国画的各种绘画技巧在牡丹画法中都可以充分体现出来,这对从事其他品种的绘画如山水、花鸟都有极大的帮助。

 

    记者:我们都知道因为历史、环境及其它因素,女性画家成功的比例不是太多,而且要支出比男性多几倍几十倍的艰辛,您是否在选择绘画道路时就有了这种生理预备?      

 

    杨:因为传统文化对女性的束缚、导致社会、环境,价值观、世界观等对女性的歧视,克制了女性伶俐的发展和开发并导致历史以来女性在各领域里的成绩不那么凸起。虽然,因为一些缘故原由, 在历史上成功的女性画家的例子确实不多。但,在历史的发展中,女性在文化上做出凸起贡献的却有很多,只是因为历史环境、文化背景等因素,女性的才华不能得以施展和展现。比如皇家的后宫及王室的眷属还有一些知识分子家庭与大家闺秀,她们大都琴棋书画万能,而且造诣极高,而她们的成就都被湮没。但新社会已经有很大改观,现代女画家经过本身的努力可以说成就斐然,有先进们做榜样,我天然倍加努力。但少年时代学习绘画时并未考虑那么多。 我就是喜好画,绘画是我的爱好。及至年长,我觉得既然画了就要画好,所以不论多难我也要坚持,绘画是我这辈子要做的事情。

 

     记者:您的牡丹题材的绘画在色彩上特别很是勇敢,这在国内比较少见,您是怎样想到对传统牡丹绘画技法进行创变?

     杨:传统牡丹画法及创作上确实形成了某种特定的模式,人们在这种模式的框架之内谋求一些风格的形成。但因为历代画家浩繁,采用单一的绘画模式必然会形成特定的符号,给观者带来审美委靡,对珍藏者来说也很难从中筛选出分外凸起的藏品。我觉得事物总会要有改变的,没有改变就没有发展。有句话说得好“世界万物不变的就是转变。”因此,我在长时间研究牡丹绘画时,在画法、技巧、色彩、风格等方面就天然而然的进行了一些突破。并且,我心中的牡丹就是那样色彩缤纷,鲜活恣意,为了画出我心中所想的牡丹所以就用了一些传统牡丹绘画技法以外的方法融入其中。

 

    记者 :除了在色彩上比较勇敢外,您的水墨牡丹也受到了好评,并且承袭了您勇敢落墨、构图等技巧,这是否与您的性格有直接的关系?

 

 

    杨:我们要研究中国画,文字就是不能缺少的,没有文字,就没有中国画,在诸多水墨画题材中,我认为牡丹是最难体现的一种,牡丹花叶瓣多、品种繁,单纯的用水墨两种材料来体现牡丹这一题材确实必要下一番功夫。在牡丹叶瓣的条理上,也采用了特定的技法 。其实,一小我的作品都是反映作者自己的思想及人文精神。作家笔下的主人公多少都会有作家的影子,画也是一样。

 

     记者:画家的创作、浏览与公众的浏览在直觉喜爱上会有很大的不同,您怎样去进行整合?即一方面要凸起本身的创作风格,又要使一样平常的浏览者及珍藏者从心里中真正接受您的艺术作品?       

 

    杨:艺术是为人民服务的,只有我本身喜好岂不成了自命不凡?有句俗语叫灯下黑,偶然候本身是看不到本身不足的,所以公众的喜爱,我会参考。同时,作为一个画家,总是要赓续的超越本身,凸起小我风格,但这种超越是在理性的思考中进行的,即知足了本身在画风的创变,又吻合公众的审美倾向。虽然,这一点很难做到,但本身力求在这两者之间探求到契合点,但是不会勉强本身去迎合。

    记者:中国绘画有一个传统就是要表现一种人文精神,在这种理念的引导下,中国绘画的精神内涵,哲学语境及审美取向与西方绘画都有着根本的区别,在您的绘画作品中,怎样表现中国的特有的人文精神?

    杨:中国传统的水墨画一向浸透深厚的人文精神与文化底蕴,在历史的发展中,因为画家自己都是在儒、释、道诸多领域里的全方位学者,他们自己的深厚学养天然融合于他们的绘画作品中,进而形成传统。同时,中国古老的天、地、人合一的思想又使中国有着独特的对精神、气韵、意境的寻求,这也决定了中国画的特有的审美特质,它完全不同于西方绘画及西方审美意识,中国画的这种思想寻求更加深刻而富有人文情感。 假如要谈中国画乃至中国水墨丹青,以上所谈是不可忽略的。因为深受传统人文思想及绘画思想的影响,我在学习和创作时天然就会呈现中国传统文化背景下的人文精神,这是天然的一种留露几乎是不用思考的。

     记者:明末清初画家石涛说:文字当随时代,犹诗文风气所转。上古之画迹简而意淡,如汉魏六朝之句然;中古之画如晚唐之句,虽清洒而逐步薄矣;请您谈一下绘画作品与时代发展之间的关系?

    杨:这里我从三个方面来做简单的叙述,一 文字;二 时代;三 创新。

首先来谈第一个题目“文字”;“文字”是中国书画中的常用术语,也代表着中国书画的特性,正是由于中国书画的这种特质,才体现了他与西方绘画完全的不同,也由此形成了中国画活着界上独一无二的精神语境,即文字就是画家的一种象征,一种精神。

  第二个题目“时代;书画家自己创作的作品在这个时代中有哪些时代的特性和面貌,即我们在传承传统的文字技巧之外抒发了怎样的时代精神。假如我们没有在创作中展示时代的特性及面貌,那我们的创作岂不失去了意义。

第三个题目,即“创新”题目,也是“文字当随时代”的实质。创新就是一种改变,即在继续传统的良好之处的同时,谋求实质性的突破,以期与传统的框架拉开距离,使我们的创作即不偏离传统,又与传统有本质的不同。上面说了,假如我们的创作与古人的没有区别,不能展示时代的特性和面貌那就失去了意义。假如完全变成了复制,那这个社会、时代还必要画家么,印刷要比手绘强得多。

  因此,作为一名画家,展示现代的人物景像和时代气息是需要的。在中国画的历史发展中如许的例子是很凸起的,这里要彰显的是一种创新精神。“文字当随时代”, 也是一种创新精神的表现,我们所创作的作品假如和先人的作品没有区别,无法分清时代的界限,就无法表现时代的气息 。在我的绘画作品中现实上很容易看到时代的气息,最重要的在于文字、气韵、神采、风格、等都与前人有着显明的不同。
     记者:您是怎样从创作中去表现本身的艺术寻求与精神寻求,另外从美学角度谈您怎样在本身的作品中表达美学情怀和感受?

    杨:现实上从事绘画自己就是在寻求一种精神境界,人总是要在精神上有所寻求并升华的,物质上的既得利益是那么的短暂,虽然我们这个时代以物质寻求为第一要务,但物极必反,精神空虚会滋长很多社会题目和诟病。而艺术是提拔一小我精神素养的最佳补品,因此,我盼望通过艺术作品明确自我和自我价值的真实愿望。

绘画作品的创作在思考某种题材、情势、构图、色泽、风格的同时即产生了对作品的美学定位,每个画家都有对于题材的选择倾向,或厚重、或清逸、或山水、或花鸟这既是一种天然的美学倾向和选择。

    记者:谢谢您接受采访。

  杨:不虚心。